苏州孔德之家心理咨询

苏州孔德之家心理咨询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

主页/《走出焦虑风暴》, 心理健康, 心理咨询/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

再举例—咨询师被投射

接上文,曾经有一个大学毕业生,在网络咨询几个月后,与一次面访中,他转移了他自身当下的焦虑,开始淋漓尽致的把自己害怕的一些东西投射给咨询师。比如,他是这样问咨询师的:韩非老师,做您这个行业会不会自己也有想不开的时候呢,比如说精神奔溃或者什么的,我听说美国有些人评价心理医生是高危的行业,您如何看呢? 你会害怕这些么?会得抑郁症么?

通常情况下,我一定是抱持沉默的,因为沉默就是对其观点的变相包容性共情,同时也坚守了咨询师的中立立场。

在那一刻,我深知这是对方在投射,且希望获得我认同的回答,以满足他的某个子人格在对自己人生择业上,挑战父母的威权指令的一种否认。

因此在那一刻我大概是这样简单回答的:恩,或许是,或许不够全面。同时-你说哪个行业没有痛点呢? 那些最舒适的岗位,从长远来看,当其慢慢的消磨一个人的意志与潜能时,算不算一份较大的遗憾呢! 比如连续10年,20年坐在办公室,干着一些机械化的活,看起来很轻松,实际上并不轻松。因为得与失总是平衡的嘛。诚然,心理医生如果能够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加深自我认识与提升自我的心灵强度,那么他从这个角色中所获得的东西一定比他的来访者得到的多得多。 这就像是树干结疤的地方恰恰是其最坚硬的部位。 那个结疤的部位一开始就是经由被不断的投射式刺激,负移情式刺激,因此成就了其最强大的一面。

我的这般回答,保留了来访者的全部面子,同时并未认同他的投射。所以,也保全了自己的精气神,维护了咨询关系的良性进程。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

补充常识:心理咨询师每天都会接收到的投射现象。

在具体的实务工作中,任何一家心理诊所或咨询单位的工作者,都会频繁的感受到来访者的随性投射或某个迫害型子人格的胡乱投射。

个别来访者会经常把自己不想要的或恐惧的东西投射给咨询师,咨询师如果不懂得如何巧妙化解,的确干不了这个行业,几个月后就会主动下岗。(心理咨询这个行当-的确不是一般人都可以混的)

这也既是市面上为何有言论说-咨询师是高危行业的缘起之一。

因此有一些学者严肃的提出专业的心理咨询必须是收费的,而义务的咨询可以是通过文章的方式或公益讲座的方式来进行,总之要有一定的界限与立场。这里头的动力学因素与科学性恐怕只有内行人能够深谙,外行人会觉得这是一群心理学家变相肤浅的找理由:收费就收费,干吗还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实际上-关于合理收费的科学性,美国心理学家可以给出一堆无可挑剔的合理性理由。心理咨询师支付给心理督导者的费用也是很高的。(行业规定,在从业之初,任何一位心理咨询师都必须长期的接受另外一位心理导师心理分析情结分析心理督导师同样也有自己的督导师,这样可以确保良性发展以及提高对来访者的咨询效率与品质。因为许多咨询师自身也有一大堆的心理创伤未合理转化,以及对很多临床症状的免疫能力还不够强大。)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心理医生收费和律师收费不太一样,律师是按照劳动付出该收费就收费,而不会考虑更多隐藏的动力因素。而心理行业则需要考虑到‘失与受’之间的平衡性的转移,也既是说这种平衡性会间接正向影响到来访者的某方面心理功能的完善度与对外在现实感的正确觉知。(一言难尽)。 再通俗一点讲-合理的收费除了是对知识版权与劳动付出的尊重外,主要可以降低来访者一些‘自我迫害型子人格’的胡乱阻抗作为与对成长的随性/散漫态度。

唯有了解犯罪心理学与人格心理学的咨询师,或许才能深谙人的子人格团队中有个别子人格在某种情况下究竟可以“坏”到什么程度。个别缺乏经验的咨询师一开始是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参与了这个行业,过一段时间后便会退缩下来,发现一点都不好玩。比如,当其遇见某位来访者总是把早年对父母的那种愤怒情感投注在咨询互动关系中,当事人时常变相的表现出对咨询师的控制欲快感。。。(实际上是无意识在表达对其父亲的变相挑战的意欲)

而这些类型的个案常常自己毫无觉察的说出一些伪装的话:我很痛苦,我每天都痛苦,我每时每刻都在痛苦状态,我不行啦,没有人可以帮我,我一天痛苦无数次,我头疼的快要死了,老子真的受不了了......他妈的,我每天都虚弱。

实际上这种情感伪装实在无须去揭穿。因为从理性逻辑层面,退一万步来讲,即便真的是受不了了,和咨询师或精神科医师又有什么关系? 病症背后的情结与早年创伤又不是咨询师造成的...如同一个人如果真的得了癌症,和外科医生有什么关系? 医师的各种理性建议仅仅只是一种更多的选择与科学的设置,来访者选择与否,付诸行动与否,效度与否,完全取决于自身的改变愿望与认识领悟的水平。

因此,有经验的治疗师面对各种无意识的负移情或阻抗时,总是能够平常心接纳,见招拆招,把焦点继续拉回到对‘成长阻抗’的识别上与转化上。因此避开了来访者的无意识“勾引”,化解了对方的投射,维护了咨询关系的良性发展。

相反,若相对缺乏经验时,很容易被当事人的某个子人格认为:你看,你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早就说过,我现在还不想康复,没有人可以动摇我,包括所谓的心理医生,嘿嘿。(隐喻)

值得一提的是:临床中有些个案的症状水平,的确是比较顽固的,但是他们由于对自身烦恼有一定的觉察与担当,因此反而能够带着忍辱精神,相对平和与耐心的接受心理咨询师或精神科医师的长期治疗,而事实证明,有这种心态的苦痛者,只要配合得当,方法练习得当,一段时间内都会获得积极缓解与扭转的。通过阅读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这篇文章,希望能为你指引方向,找寻更适合自己的方法。你学会了吗?欢迎给老师留言!

 

相关阅读:如何戒掉强迫症-强迫症康复核心-易经调适智慧I
韩非谈惊恐发作的治愈和自救—新认知行为观点Ⅱ

原创文章,作者韩非,如需转发,请务必在文章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 https://www.hanfei120.cn/psyc-counsult/post257.html

相关教学

Premium 全方位视频课程

即将上线 all in one
  • 全网第一个实证三年后严谨录制自助体系
  • 快刀斩乱麻-釜底抽薪
  • 完善森田疗法与正念疗法的漏洞
  • 剥离9大维持加重症状的因子
  • 1000分钟知识版权
  • 不保留核心技术
  • 非短视频常识小儿科
  • 约500分钟侧重于预防反弹

1 对 1 个案辅导

全新上线周期
  • 如遇深层诉求可一对一强化疏导
  • 有问必答模式+快速互动模式
  • 精神动力学+新认知行为+聚焦学派
  • 采取间隔一天完善一个细节漏洞的频率
  • 小疗程资费低于同业标准
  • 神经元镜像陪伴积极修正人格创伤
  • 认证专业咨询师解答
  • 果断快速缓解

俄国心理学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说过一句话:
“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
美国心理学家法兰克尔也写过:
"活着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的意义。"

“ 心灵修复的过程它没有快速之捷径,唯有螺旋之曲径,但在曲径中只要拥有一定的正见基础,又会带来快速的精进。“

焦虑症强迫症心理咨询韩非老师

相关教学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3

Premium 全系列视频成长课程

即将上线

近1000分钟视频教学

拜访数十位心理学家

广泛性涉猎诸法-化繁为简

15年个人进修费与督导费累积超过75万

累积辅导数百位蜕变者的经验体系

购买课程

完整习得25份课件 = 45次 1对1心理咨询

俄国心理学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说过一句话:
“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

美国心理学家法兰克尔也写过:
"活着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的意义。"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4

韩非 说:

“ 心灵修复的过程它没有快速之捷径,唯有螺旋之曲径,但在曲径中只要拥有一定的正见基础,又会带来快速的精进。”

在线咨询

区别于市面上的所有认知类疗法与接纳类疗法

您的困惑和问题,我们用专业的心理咨询手段,给您解答。

如果您有任何疑虑,不妨先问问看。

问题已经提交,我们将很快联系您
错误,请您稍后再试

发表评论

核心课程

课程试看

自我调节 | 焦虑症/强迫症/社交恐惧症

自我缓解 | 惊恐发作/强迫思维/社交恐惧

治疗方法 | 焦虑障碍/神经症/疑病症

失眠自愈 | 焦虑简单治愈/自救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9韩非谈论表情僵化恐惧症怎么治疗
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Ⅲ-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20韩非谈《一个小小的自我防御是如何破坏场域的》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