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神经官能症和焦虑

认识神经官能症和焦虑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

主页/《走出焦虑风暴》, 心理健康, 心理咨询/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

A Need inside: 强烈的症状都隐藏着一份需要

神经症(强迫、焦虑,恐惧,神经衰弱神经症性抑郁)的核心隐性症状就是焦虑,包括继发性焦虑、原发性焦虑

而在神经症世界最普遍的情绪是强迫性对立情绪,不论是强迫症,焦虑症,社交恐惧症神经衰弱症等...当它需要出来汲取能量时,亦犹如魅影一般,如影随形。这也是各国教科书定义为疑难杂症的缘起之一。

而所谓的强迫性情绪既是指:焦虑思维突然的闯入,那一刻似乎有一份冲动需要达成焦虑,人格中的某部分才会安一些,因为它需要用这个继发性的象征症状来试图抵消或掩盖部分原始焦虑,而那份原始焦虑恰是自体一时半会消化不了的。

因此,原始焦虑背后的能量卡点就成了我们的未完成情结。

  • 焦虑此时此刻来到你的生活里,绝非偶然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

See throught the Mind 看穿头脑的把戏:

头脑语言是景(如梦如幻),躯体意象语言是形(信号)。我们的头脑在一万年的进化中意识化已经很高,也容易撒谎;而我们的躯体语言属于内在无意识中的原始人的原始思维逻辑,它是潜意识的,它不会撒谎;以前我常常说头脑明白,身体不明白正是此理。

通常最初你对焦虑的否定与抗拒,乃至于当时自己的害怕,所以我们的防御机制与取消机制,置换机制都会轮番出来协调一个事情:如何把这份无法消化的情感创伤能量打包以后,先搁置在一个地方,能隔离多久,就隔离多久。于是,它们几个兄弟就策划了关于你的症状的故事,且颇具独一无二的味道。

然,过程却是浑浑噩噩的,苦不堪言,无处可说。说了也不被理解或听得懂。即便对方听得懂,也无法给予专业的心理学支持。

就这样,多半的神经症勇士将此未完成创伤情结迁延了10年,20年...

通常从本我的角度而言,一旦身体衰弱或精神衰弱时,本我系统中的死本能恐惧能量就会蔓延,一份又一份恐慌会紧紧的抓住你,或是本然自然度过的攻击驱力与性心理全部无奈的投注在焦虑症状上,以象征性的获得一些退行性的满足。

许多年已经过去,抱怨恼骚亦是徒劳,懊悔或幻想也形同在泥坑里洗涤衣服。此刻我们的原发症状早已过了泛化期,目前暂时停留在固着期。而现在,我们应当把它看成是一份自性之光对你发出的邀请:一个取回丢失的珍贵礼物的邀请。

此时,你或许已经读完了《走出焦虑风暴》,也或许不同程度的有所裨益与促进。然,你是否知道笔者在全书中最重要的含沙射影?

其实,我鼓励一些有悟性与自律能力的读者主动的先走进焦虑风暴。

因为真正的问题不是焦虑本身,而是它所揭示出来的内在淤塞冻结能量。

如果你一直忽略焦虑所携带的躯体体觉不适,一直想方设法赶尽杀绝,抑或祈求依靠化学药物来彻底取消问题,你注定此生都不会明白焦虑的精神本质与意义。

A Desire to Tell 所有的焦虑症状都是期许告诉主人...

那么,就应了心理学家那句话:我只害怕一件事情,那既是害怕自己白白受苦。

只有当你能够正视一眼那份躯体化的症状,先试着让它对你放松一些,你过去一味的杀戮,杀戮,把它搞得高度紧张,能量不断耗竭,所以它也愈发抓着你不放。

你此时,还没有资格谈论如何与疾病和平相处,因为你连与它的信号都无法和平相处或破译。也可以说有时候你连基本的双赢谈判的情商也未具备。

心病的焦虑症状代表了无意识中彻底被阻塞的那部分情感,其中的一部分完全超出了你的头脑意识范畴。因此,此时若是强求你与之和平握手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且对方也是拒绝的。

首先,你要尝试恢复静坐,静坐是连接无意识的桥梁,在数呼吸或观呼吸中,待精神世界出现一定的专注力时,阴性头脑中的一些未完成情结有时候就容易漂浮出来,容易被你觉察到。觉察到自己究竟是在何处受阻。

当你没完没了的转移或批判时,你就很难用感觉去蜕变感觉。你现在可以在静坐片刻后,用平和的念头扫一扫你的最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强迫症来临时,你的头部发紧;比如焦虑症来临时,你的脖颈有堵塞感,胃部蜷缩感,血液加速感,心跳感;社恐来临时,你的委屈感,冤枉感,羞耻感,耻辱感;先摸一摸它们,再摸一摸,而后真诚的道歉,持续的道歉,直到它开始对你产生信任。

它为什么需要对你产生信任,只因为这份情绪本来就是那个主人需要完全负起责任的事情,本来就不是身体处理的事情。身体是受迫害者,个体自己无法承受的东西,不愿意去觉察与负责的东西,结果身体第一个遭殃。所以你这么可以说对身体是没有亏欠的呢。绝对不能。

如果你觉得是身体亏欠你,你的头脑此时所扮演的就是赤裸裸的类人渣。

我们的躯体在过去数年里,为个体承担了无尽的焦虑负荷与情感垃圾,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照料与疏泄,反而被指责为脆弱,无能。

难道你需要看见自己的身体产生癌细胞时,才愿意倾听身体? 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现在,静坐以后,或站桩以后,你的精气神会恢复一些,自体感会舒坦一些,此时不要再被阻抗机制与拖延习性所持续奴役...此时你应该下定决心完全的负起责任,你可以继续花一点时间,将此前的焦虑症状拟人化,请求它示现为一直小精灵,孩子,或人的模样。

运用你的意象系统与觉察系统,不断的向它忏悔,忏悔的意义不是自责,而是让那个部分愿意开始接受你的对话与支持。你需要一些耐心,那个部分才会融化,放松,为最终开始极其坦诚的交流与接触提前做点功课。

如果你真的这样去做了,当身体以图像或感觉来回应你时,你绝对不会立刻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或方法。但你一定会为那失而复得的亲密关系而感到真正的幸福。

你可知,真正的亲密关系是你与身体的关系,而不是你与外面恋人的关系。现在市面上的许多课程都在滥用这个尊贵的词汇,都在外面做功课,其实全部都是本末倒置的。因为如果一个人不能如其所是的与内在达成足够契合的对话与交流,那么就不会产生高质量的自爱与自尊系统。也就意味着在外面也无法给予恋人/爱人高质量的回应,因为自己内在的需求或强烈情结都没有恰如其分的照顾到。就不可能有甚大的精气神去照料好这个恋人或那个爱人。因为从本我本性而言,人必须先解决自己的自恋需求与恰如其分的自尊。所以内在问题没有妥善回应与解决时,当这样的俩个人坠入恋爱之河时,表面上可以依靠热恋期或蜜月期的表象来经营着如梦如幻的幸福感,而一旦结婚后,边界感相对融合时,俩个人无意识中的一些子人格其实都是在互相索取,而这时恰好对方都没有那杯可以足够解渴的:心灵活泉。

我相信那些离婚三次的人,一开始都是义无反顾的投入爱情,义无反顾的愿意照顾好对方,可是最终他还是发现因为自己的许多情结与诉求无法在外在亲密关系中获得满足,多次沮丧后,只能走向离婚。且不断的轮回。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许多都市饮食男女打着亲密关系的神圣幌子,结果本质是希望从那个恋人那里获得能够满足自己内在亲密关系的隐性苛求,而嘴巴上却本末倒置的不愿承认与觉察。

实际上,最需要需要发展的亲密关系是在内在,是与我们的躯体意象系统发展出高质量的亲密关系。

言归正传。主要是你否认身体信号太久了,身体是有智慧的。它不仅会吸收物质,也会吸收主人对它的二次伤害,它也会高度智能化的做出生病的惩罚回应。

简言之,如果真的有灵魂有存在...而实际上它本来就存在,在儒家心学中王阳明将其称之为内在灵明,在禅学体系中更是毫无疑问的认为人存在着元识,第八识。 那么如果真的存在,身体就是链接他们的最好桥梁。

它不只是供我们吃喝拉撒睡的平台,它是协助我们疗愈创伤灵魂与增加自我认识的真正道场。所以宗门哲学中经常说:人身难得。

从整体完形角度而言,所有的焦虑症状都是期许我们能够在另一个层面上达成充分的交流。它是要告诉主人,一旦背后的那股能量自由的流动并不断地自我新陈代谢时,灵魂是快乐的。

  • 我们需要依靠焦虑带我们回家,那里是我们的本然故乡。

原创文章,作者韩非,如需转发,请务必在文章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 https://www.hanfei120.cn/psyc-counsult/post20.html

相关教学

Premium 全方位视频课程

即将上线 all in one
  • 全网第一个实证三年后严谨录制自助体系
  • 快刀斩乱麻-釜底抽薪
  • 完善森田疗法与正念疗法的漏洞
  • 剥离9大维持加重症状的因子
  • 1000分钟知识版权
  • 不保留核心技术
  • 非短视频常识小儿科
  • 约500分钟侧重于预防反弹

1 对 1 个案辅导

全新上线周期
  • 如遇深层诉求可一对一强化疏导
  • 有问必答模式+快速互动模式
  • 精神动力学+新认知行为+聚焦学派
  • 采取间隔一天完善一个细节漏洞的频率
  • 小疗程资费低于同业标准
  • 神经元镜像陪伴积极修正人格创伤
  • 认证专业咨询师解答
  • 果断快速缓解

俄国心理学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说过一句话:
“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
美国心理学家法兰克尔也写过:
"活着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的意义。"

“ 心灵修复的过程它没有快速之捷径,唯有螺旋之曲径,但在曲径中只要拥有一定的正见基础,又会带来快速的精进。“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8

相关教学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3

Premium 全系列视频成长课程

即将上线

近1000分钟视频教学

拜访数十位心理学家

广泛性涉猎诸法-化繁为简

15年个人进修费与督导费累积超过75万

累积辅导数百位蜕变者的经验体系

购买课程

完整习得25份课件 = 45次 1对1心理咨询

俄国心理学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说过一句话:
“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

美国心理学家法兰克尔也写过:
"活着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的意义。"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4

韩非 说:

“ 心灵修复的过程它没有快速之捷径,唯有螺旋之曲径,但在曲径中只要拥有一定的正见基础,又会带来快速的精进。”

在线咨询

区别于市面上的所有认知类疗法与接纳类疗法

您的困惑和问题,我们用专业的心理咨询手段,给您解答。

如果您有任何疑虑,不妨先问问看。

问题已经提交,我们将很快联系您
错误,请您稍后再试

发表评论

核心课程

课程试看

自我调节 | 焦虑症/强迫症/社交恐惧症

自我缓解 | 惊恐发作/强迫思维/社交恐惧

治疗方法 | 焦虑障碍/神经症/疑病症

失眠自愈 | 焦虑简单治愈/自救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19强迫症个案:与一例理论强迫患者的对话
每一种强烈的焦虑都隐藏着一份需要-韩非焦虑症心理咨询20焦虑背后的幼稚性思维(强迫情绪、漂浮性焦虑、预期恐惧、灾难性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