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疾病”是什么,比如何治更加重要。 因为许许多多的心灵不知道“焦虑症状”是什么,因此无论在任何时刻一旦它降临在我们头上,我们除了头上安头,以念制念外,都不太懂得需要以怎样的符合自然造化规律的心态去面对它们。因为缺乏这方面的正见教育,许多心灵即便长期依赖着安定类药品,也无法深刻处理自己的人格历史问题,失落卡点,无意识印痕创伤,自卑敏感多虑及完美主义的软肋。于是一次次与真正可以“釜底抽薪”的心禅智慧擦肩而过。

诚然,许多时候各种焦虑性症状如同一个忠诚敬业的“快递员”,“他”只是跑来告诉梦魇中的人们,有本“经典”要转达给主人。而这封“邮件”出自何处?我们暂且不论,然而多半人见到这个“快递员”第一反应往往都是把这个家伙赶出门外。于是这个邮差总是没能完成“他”的“使命”,但是当我们再一次昏沉之际,“他”还会再一次赶来,这一次它为了传达给我们信息,它拿了“锤子”敲打我们的心门,可是我们又再一次地把“快递员”赶走,我们连去倾听一下“他”想法的时间都没有。最后这个“快递员”开始要用“炸弹”来轰炸我们的心门了,然而即便这种情况下,主人还是没有停下来去认真听取“焦虑”这个邮差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许多在年轻时代沾染慢性焦虑障碍的心灵就这样一不留神进入了中年,但依旧没有机会破解这本难经而白白受苦。

焦虑症状是可见的心病表象部分,心病背后的内容就是这本“难经”的根本禅机内容。“症状语言”是心灵表达自我的工具,我们借由这些信号才得了解内在这片大自然的生态样貌,因此说“他们”不是忠实的邮差又是什么呢?

许多人每天都在说“为什么”、“怎么办”、“他妈的”、“该死的”“命不好”,当他们在内在重复表达这些言语的时候,心智中的某个内在小孩也会十分看不惯这个“主人”,觉得这个主人一点都不负责任,跟着“他”混也没劲。时间久了他们就用昏沉,头痛,烦躁,心悸,胸闷,肠胃不适来作激将法。但是这个主人因为“我执”总是带着自己固有的角度描述问题,嗔恨问题,他们眼中只有这个“情人西施”,而并没有真的准备好接纳那个称之为“答案”的东西——就算是那个“答案”真的摆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恐怕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当下关于各种慢性焦虑障碍背后的真相,是一个需要我们用心来面对的大课题。首先我们应当了解到慢性焦虑障碍是一组以强迫情绪、社交对视焦虑、漂浮性焦虑、恐惧性对立意念为主要临床表现的心灵顽疾,其顽固的病灶主要是根源于一颗长期失落的心而孕育出的患得患失、灾难性思维、完美主义、安全感不足、自我价值感缺失与吞忍型人格特质。关于这本难经,我们亟须花上一些时间来重新框视焦虑背后鲜为人知的蜕变哲学。